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我的师父叫贝利亚/如果我能变成我爹的爹

@狐千面 呀路亚路,我把两篇合成一篇写了,没问题吧?

“小子,你的马步没扎稳。”

贝利亚用教鞭恐吓着年轻的孩子。

佐菲颇为幽怨的看了自己的教官一眼,迅速把姿势调整好。

他实在怕了那条鞭子。

贝利亚告诉他,这鞭子是采集天地日月精华,用光之国最高峰上的玄铁藤编制成的,打在奥身上甚至可以把肯前辈打的皮开肉绽。

至于为什么被打的皮开肉绽的是肯前辈,这佐菲就不清楚了。

其实只要佐菲上光之国地理课的时候专心点,他就能知道贝利亚完全是在吓唬他。

光之国最高峰上全特么是雪,哪里来的植物!

“师,师父,够了,吧?”佐菲的小腿已经开始打抖,如果他还是人类形态的话还能看见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不行!”贝利亚挥了挥鞭子,拒绝了小佐菲的请求。“连赛文那小兔崽子都打不过,你还敢跟老子提要求?!”

“我,我没有跟赛,赛文弟弟打架啊……”

“胡说!老子亲眼看到的还会有假?”贝利亚躺在摇椅上面,骂道。

佐菲心里苦,他哪里跟赛文打了?!明明是大家一起玩游戏的时候他假装被赛文打倒在地而已……

但他没办法,贝利亚是他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亲的命令总要听吧?

虽然他觉得这个“父亲”一点都不像光之国宇宙警备队大队长,反而像是地痞流氓。

佐菲的感觉没有错,再过个几万年,贝利亚就成为了宇宙最大的黑暗势力。

这时候,肯和玛丽抱着一个奶娃娃经过。

“哟,贝利亚,你还在训练佐菲啊?”肯看了看天色,说道。

贝利亚一看是肯,再看肯怀里的奶娃娃,“切”了一声。

“是啊大角牛,老子的徒弟是全光之国最优秀的,好钢才要用锤敲。你要是再溺爱小角牛,迟早有一天得被怪兽墓场的那些怪物给打趴下!”说完还不忘对肯竖了两个中指。

“你!”肯差点就想丢下孩子上去揍他一顿,幸好被玛丽拉住了。

玛丽捂着嘴笑,上前去给了贝利亚一些糖果。

“自己做的,送给你和佐菲吃。”

不远处的佐菲听到有糖,一个马步没扎稳,直直的向前倒去。

贝利亚正准备接过,却听见后面“砰”的一声,赶忙跑过去扶起佐菲。

“小子,你是不是傻?前面有一大块石头你特么看不见吗?!啊?!”

佐菲跌倒的前方,有一块突出来的石头。

佐菲本就疼的难受,又被贝利亚给“骂”了一顿,突然哭了起来。

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了?

贝利亚手忙脚乱的安慰他,转头瞥见肯正要上前,骂了句:“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又转头看向玛丽,“帮个忙。”

玛丽不愧为银十字的队长,只是银光一闪,佐菲额头的伤就好了。

“小子,还不赶快说谢谢?”贝利亚摁着佐菲的头给玛丽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不用不用,佐菲加油哦!再见!”

玛丽和肯抱着泰罗走远了。

一大一小尴尬对视。

“噗嗤。”佐菲突然笑起来。

“臭小子,笑什么笑?”贝利亚瞪了他一眼。

佐菲踮起脚来摸了摸贝利亚胸前镶嵌满了的勋章,“还好我不是师傅你,不然跌在地上肯定痛死。”

贝利亚见佐菲笑了,心情似乎也好些。“小子,亏得你不是老子的儿子,要不然,揍死你!不过你也不要急,等你长大,你特么会摔得比老子更疼。老子要亲手给你镶你的第一枚勋章和计时器!”

“行了,收工,回去。”贝利亚吹着口哨,踏步走向回家的地方。

佐菲快步跟着贝利亚的脚步离去。

佐菲成年那天,因为独自打败了侵袭光之国的一头怪兽,获得了奥王颁发的勋章,同时贝利亚宣布佐菲正式加入宇宙警备队,这意味着,佐菲可以镶计时器了。

贝利亚亲手给他镶的。

平时刚强的师父今天却用了很柔和的光之力量,那力量在他的胸膛之间形成一个光团,自上而下的凝结成宝蓝色的晶体,紧紧的嵌在他的胸口上,左肩,也被镶了他的第一枚勋章。

“好样的!真给老子长脸!”贝利亚拍着佐菲的肩膀说道。

佐菲鼻子有些酸,他看到,贝利亚老了。

师徒二人经常坐在一起聊天,通常是贝利亚给他聊他以前保卫光之国的战绩。佐菲最佩服他的是,当年诺亚大神的死敌扎基进攻光之国,诺亚在赶回来的路上,是贝利亚独自一人抵挡住了扎基的攻击,为光之国争取到了生存的机会。

当然,这也是曾经最令贝利亚自豪的一件事。

而现在,他的骄傲是佐菲。

佐菲时常见贝利亚在等离子火花塔前停留,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贝利亚私自触摸等离子火花塔,被王和肯发现,被驱逐出光之国,然后被雷奥尼克斯附身,原警备队副队长肯接任了警备队大队长的职位。

贝利亚拿着终极战斗仪回了光之国,佐菲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个样子。

他身为警备队的一员,不得不和贝利亚交手。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佐菲疯狂的质问着他。

贝利亚冷笑了几声,“怎么,老子堕入黑暗了,连一句师父都不肯喊了?”

佐菲心里苦涩,只有和贝利亚一招又一招的交手。

他是贝利亚教出来的,最了解贝利亚的人是他。

王出现了,贝利亚被关到了宇宙监狱里面。

佐菲执意要去见贝利亚一面,赛文和泰罗拦住了他。

“大哥,他已经不属于光明了,你不能见他。”

佐菲挣脱开两人,只说了句:“儿子见父亲,有何不可。”

贝利亚看着站在牢外的佐菲,冷笑不已。

“不孝徒佐菲,对不起师父。”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老子的。”

“为什么师父一定要去碰等离子火花,如果当初不碰,那么现在什么都不会发生!”

“一帮自以为是的臭小鬼,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王,肯,你,玛丽,光之国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理解!”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父了,师父,我走了。”

佐菲走出宇宙监狱,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声“臭小子!记住了!下次见面,有刀,无酒!”

看守监狱的战士骂骂咧咧:“闭嘴!”

佐菲叹了口气,抚摸着自己胸前的计时器,离开了这里。

贝利亚越狱了。

这一次,他不单单一个人,他还带着怪兽墓场的怪兽来了。

几万年不见,他的实力更强,已经是大队长的佐菲再一次出战贝利亚。

“贝利亚!你最好乖乖回到监狱里去!”他披着披风,看着贝利亚说道。

那披风贝利亚认得,那是历代宇宙警备队大队长的象征。

贝利亚靠近佐菲,不顾赛文和杰克的阻拦,伸手抚摸着佐菲胸前已经镶嵌满了的勋章。

“还记得我告诉过你什么吗?”

几万年的时间洗涤,贝利亚终究还是变了,他也不再自称“老子”,也不再喊他“小子”,佐菲对这种变化很心痛,但又无可奈何。

“记得,你说等我长大,我会摔得比你更痛。”

贝利亚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臭小子,还记得。”

然后一棍子把佐菲撂翻在地,“小子!疼吗!”

佐菲不说话,贝利亚一脚踩在他胸口上,佐菲的能量慢慢耗尽。

“佐菲!”

“佐菲!”

……

贝利亚拿走了等离子火花塔,全光之国陷入了冰封。

贝利亚去怪兽墓场的路上又折返回来,把等离子火花的光分了些给佐菲。

虽然不能让他醒来,但至少保住命是足够了。

“再见,臭小子。”

“再也不见。”
————————————————————

如果我能变成我爹的爹,该多好?

赛文时常这样想。

自家老爹完全就是个很跳脱的性格,一点也不着调。还教育孩子哩。

比如说今天,他请赛罗教他怎样更好的控制头镖。

赛罗取下他的头镖,极其快速的在黄豆粉年糕上切啊切。

赛文:!!!

赛罗:看到了吗?这就是如何更好的掌握用冰斧切年糕不被黏住的食之奥义!

赛文:我看到爸爸你往我头镖上抹水了!

赛罗:你什么都没看到!

听说赛罗能有今天这样的性格跟他的师父雷欧有很大关系。

赛文突然想开着吉普车去撞一下罪魁祸首。

雷欧最近睡觉很不踏实,他总是梦见赛文冷笑着开着吉普车朝他冲过来,那感觉,真是惊悚……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