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畸形(伏贝点梗)

@嘿 来迟的文,慢用😄

“贝利亚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伏井出k跪在地上,说道。

他的皮衣已经和身上的伤口粘在一起了,稍一动作,便是痛苦万分。他低着头,不敢看坐在王座上的贝利亚。

贝利亚翘着腿,歪头看着自己右手聚出的一团黑光,仿佛台阶下没有跪着的人一般。

空气像是被凝固了,死寂,一片的死寂。

k看着自己不断流血的腹部,心里十分惶恐。这一次他又没能从朝仓陆那里抢来胶囊,十几年前订制好的计划在这一刻化为灰烬,他似乎可以看到当初自己信誓旦旦以及现在贝利亚脸上那嘲讽的笑容。

他坏了大人的大计。

“对不起,贝利亚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k又一次开口。“这一次,我一定会将胶囊带到您面前!”

贝利亚开口了,“k,你以为我把你救上来是为了什么?”

k沉默不答话。

贝利亚换了一只腿翘,手上的黑色光团越积越深,越积越多。他的声音里,带着他那一贯的霸气和尊贵。“我不需要一个只会在我面前说,‘再给我一次机会’的废物。”

“……是。”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贝利亚只是把他当棋子,一个和朝仓陆一样,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但他不甘心。他不甘心,他妄想能和贝利亚站在同一个高度上,每次看见朝仓陆,即使脸上不表现出来,但是心里总是在想,如何才能将朝仓陆千刀万剐。是朝仓陆,夺走了贝利亚大人放在他身上的一半目光。

贝利亚手一挥,那团黑色的光就朝着k冲去,打中他的腹部,将他狠狠的掀翻在地上。

“贝利亚大人……”k的手胡乱的抓着,明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很不错了,可还是忍不住奢求更好的。

黑色光团进入了他体内,将腹部的伤口撕扯开来,又重新愈合,又再次撕扯开来。就像做腹部手术不打麻药,任凭那锋利的手术刀在痛觉神经最集中的腹部一刀又一刀的划。

约莫半个小时,黑团消耗殆尽,k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单膝跪在地上。“谢谢……贝利亚大人。”

“去吧,k。”贝利亚用施舍一般都语气开口道。“你没有下次。”

“是……”k站起来,不舍的望了望坐在王座上的那尊贵的王者,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我愿意为你付出任何东西,包括我的生命。贝利亚大人。”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