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头疼的赛文

@mamo酱~ 拖了好好好几个月,抱歉抱歉(´▽`ʃƪ)

赛罗又出任务了,这次他去了更加遥远的宇宙。

“赛文,你别担心他。赛罗不是小孩了。”佐菲拍拍赛文的肩膀,劝说道。

赛文担忧的看了一眼远方,道:“我知道。但这小子总爱逞能。他上次去O15星球,明明只是去观测地貌,结果听到麦克斯要去另一个宇宙执行任务,结果半路跑去那边弄了一身伤才回来……”

佐菲嘴角抽了抽,安慰他。“他才几千岁……多积累战斗经验总是好的,你也别总把他护着,他是战士,总要成长的……”

话没说完,就听见杰克走过来说道:“赛文,佐菲,不好了。赛罗执行任务回来途中跑到贝利亚手下黑暗四天王那里砸场子了。”

佐菲:“……当我没说。”

赛文皱了皱眉,“那小子呢?”

杰克虚指一下,“喏,在银十字呢。”

等他说完,赛文早已不在了。

“别跑那么快啊!”佐菲埋怨完,立刻使用瞬移跟上赛文的脚步。

赛文一路上快速移动着,遇到泰罗也没来得及打招呼。

快到银十字的时候,他刹不住自己整个人扑进了银十字前的一个水坑。

后面的佐菲:“……”

被佐菲扶起,倒是没在意自己身上的水珠,一步一个脚印跑进了银十字。

赛罗正躺在病床上,虽然全身差不多缠满了绷带,但是脸上的笑容确实怎么也掩盖不住。

“嘿,玛丽队长,您知道我这次去黑暗四天王哪儿看见了什么吗?”赛罗眉飞色舞的说着。

玛丽摇摇头,“先别说这个,你最好想想你怎么应付赛文。那孩子一直担心你。”

说起赛文,赛罗突然一幅苦瓜脸。“老爹什么都好,就是太担心我了。”

玛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赛文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赛罗脸色一变,“老,老爹?”

玛丽转身,果然看见一身水的赛文和佐菲。

“意思是作为父亲的我担心你这个儿子还有错是吗?”赛文面上阴晴不定,居然说这种没心没肺的话,他这么担心究竟是为了谁啊?

“额……”赛罗愣住,好像挑不出什么毛病。

佐菲见状不对,拉住玛丽的手臂。“母亲,我们先出去好了。”

两人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赛文长时间赶路的喘气声,赛罗的呼吸声和仪器的滴答声。

赛罗心虚的笑了笑,“那什么,您坐。”

赛文“哼”了一声,拉开床前的椅子坐了上去。

“你小子真是胆大,黑暗四天王是什么角色?贝利亚手下最强战力!虽然贝利亚不在了,但(ni)那(bu)黑(zhi)暗(dao)四(ni)天(bei)王(xiao)是(de)好(duo)惹(can)的(ma)吗?”

赛罗一听,头都大了。“稍等……诺亚曾经告诉过我,男子汉应该为了别人而变得坚强。那么是我的话,就应该为了希望而去战斗啊老爹!”

赛文噎住,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不能总让我担心啊,再这样下去我还敢让你出任务?”

“哈?老爹你该不会不知道你拦不住我的吧?”赛罗惊讶道。

“你能为了希望而去战斗,为什么就不能偶尔,我是说偶尔为了我而平安呢?”

赛文说完,整个病房都陷入了沉默。

赛罗深深的看了看垂下头的赛文,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赛文没有在他小时候给过他父爱,但是从贝利亚危机的那一次之后,赛文对他是加倍补偿。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赛文看起来为了他老了不少。

止住想哭的冲动,赛罗强压疼痛翻了个身,不去看他。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您,您老就放心吧。”

赛文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轻轻把门带上,走了。

不过很明显,赛罗的话只能当成喜剧看。

因为在伤好之后,赛罗就马不停蹄的领了任务出宇宙去了。

赛文指天大骂:“小兔崽子!”

今天的光之国还是那么愉快呢。

——————————完——————————

请叫我欠债王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