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⑩

复查是一定要做的。

所以第二天凯还是拉着伽古拉去复查了。

直到高斯给伽古拉换下绷带,宣布他完全康复,凯才松了口气。

“离武藏远一点,不要爬桌球台,不要试图和藤宫怼,不要……”

“再见。”伽古拉打断了凯的喋喋不休,转身走进了活动区。

“对了,离扎基远点……”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伽古拉脚步一顿,然后又恢复正常,快步进了活动区。

凯看着伽古拉的背影若有所思,向办公室走去。

四处寻觅扎基的伽古拉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被某人监控。

得知了惊天大秘密的伽古拉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所掌握的情报交给线人,以至于藤宫叫他去戳台球都没有注意到。

找到扎基的时候,他正在和三个跟班坐在阅读角看书。

伽古拉也抽了一本书,就坐在扎基旁边。

“新人,感觉怎么样。”扎基突然说话,目光却紧盯手上的书本。

“还好。”

“还好?”扎基笑了一下,“说说,发现什么了。”

伽古拉理了理思绪,说道:“我进了他们的档案室。然后发现他们所有病人的档案,病因都是爱???”

“哦。”扎基淡淡的应了声,仿佛对这件事没有多大兴趣。“还有呢?”

“你不惊讶?”伽古拉有些诧异,看向扎基。

“新人果然是新人。”扎基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种事情猜都可以猜出来,不管是诺亚对我的态度,还是我这一年多对这家医院的观察,得出这个结论很正常。加油啊,新人。”

“……那你很棒棒哦。”伽古拉嘀咕了一句,“那我就没有什么情报了。”

“嗯,好。三天之后,你想办法把凯带出这家医院,带到黑星咖啡馆,杰顿大队长会亲自带人埋伏在那里。”

“……不不不,我觉得我一个新人干不了这种事情……”伽古拉连忙摇头。

扎基语气有些加重,“我不管,那是你的事情。行了,去吧,注意监控。”

已经下逐客令了。

完全没办法,伽古拉现在宁愿找根柱子撞死算了,带着生无可恋的表情离开了阅读角。

被带回病房里的伽古拉依旧是生无可恋的样子,把凯带出去这种事情什么的,根本不可能的好嘛!且不说凯会不会跟他走,这家医院防守这么严密,蚊子都飞不进来一只……

想着想着,伽古拉挠了挠自己昨天手上被蚊子咬出来的包。

况且欺骗人这种事……还是凯,他完全做不到好嘛!

现在脑海里面就两个小人在打架。

黑小人说:“不要管凯,拿出你的职业操守!”

白小人说:“好啊好啊~”

伽古拉:……

第二天。

当凯好整以暇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伽古拉的时候,他内心其实是有点虚的。

尽管他心底隐隐会知道发生些什么,但是当伽古拉提出要他偷偷带他出去的时候还是有些小震惊。

我的天呐这家伙疯了吗?!居然妄想逃出医院!他知不知道医院的防守比国防部还要严密?哦对,他本来就“疯”了。

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他的。

伽古拉也很震惊,他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直接向凯表露出要出去的愿望。他可不认为一句简单的“你带我出去好不好?”就能打动凯。

当然如果不提他后面拉着凯的手像个小姑娘一样摇着自己男朋友的手说“求你求你”的样子的话看起来确实如此。

伽古拉敢保证这绝对是他最黑的黑历史,没有之一!

凯终究是妥协了。

不过他觉得保卫科的团科长和凤源副科长也真是放松,他开辆轿车连检查都没检查就让他出去了,一切顺利的没话说。

不过藏在后座的伽古拉倒是松了口气。

一路驶出医院控制范围的凯无聊的盯着前方,手在车里乱翻,这一翻竟叫他翻出一包烟来。

凯看着那烟,若有所思,听隔壁kai先生说这东西味道很不错,虽然他们俩水也没碰过这东西。

鬼使神差的点上一根,刚吸了一口就被呛到了,“辣死了!”

“什么?”缩在后排的伽古拉这时也缩到前排来了,看到凯手里的香烟,不知为什么,本能的将凯手上的烟连带着烟盒火机全部丢出了窗外。

“丢了也好。”凯赞同道。

“不要碰这东西,会得肺癌。”伽古拉友情提示。

“好啦,我知道啦。绝对不会碰的。”凯满口承诺,过了一会儿却是发现这样的语气越看越像老夫老妻。

真是怪异。

不就车就驶出了郊区,进了城。

“呐,凯。”像是过了许久,伽古拉突然喊道。

“什么?”凯停下了发动机。

“今天……就陪我一天吧。”伽古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只是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即将呼之欲出。

凯沉默了一会儿,在伽古拉不安的心中下了一针镇定剂。

“好。”

于是伽古拉便不按照原先定好的路线走了。

他侧着头,偷偷打开自己纽扣上的微型对讲机。

“杰顿队长,请原谅我私自改变计划,但十一点之前我一定会带着凯去指定地点的。”

“你……”

没等杰顿的声音传来,伽古拉就掐断了通话。

突然感觉手上一热,低头一看却是凯将他的手牵起来。

伽古拉没有任何动作,任由凯牵着,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街头。只是不经意间悄悄握紧了那只牵着他的手。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