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⑧

晴朗的早晨,放风的日子。

伽古拉很郁闷,因为他不能去。

对此凯的原话是“你缺了一天的治疗,得补上。”

伽古拉只想给他几拳。

和凯走在走廊上的时候,迎面看到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不过一个穿着白大褂,而另一个穿着病号服。

“诺亚前辈好。”凯对着穿着白大褂的人说。

诺亚愣了一下,打量了半天凯,才反应过来他是谁。

“债……不,凯。你转正了?”诺亚看着凯胸前别着的身份牌,说道。

“嗯!在您回来之前。”

“行吧,好好借……干。嗯,好好干,加油。”诺亚抽了抽嘴角,果然去了一趟书院回来智商就被吓成奈克瑟斯了。

……

扎基若有所思的看着伽古拉,还一会儿对伽古拉说了一句“吃了吗?”

伽古拉下意识想回“吃了”,却突然发现他和炸鸡貌似不太熟。

“没吃。”

“东八街上的庄记烧烤店①,味道不错。”

此话一出,伽古拉就知道这是警局内部的暗号,同时也暗骂自己愚蠢,如果是武藏的话,应该会和他对暗号才对,现在好了,认错人了。

“要券的,你有吗?”

所谓“券”,指的就是情报。

扎基什么也没说,塞给伽古拉一张烤肉券。

等诺亚和凯聊完之后,两人就被各自带走了。

“你刚才给凯的病人塞了什么?”诺亚问。

“不告诉你。”扎基说完,脚底一抹油,跑了。

诺亚疾步追上去,走廊里回荡着“你站住!”“我不!”“你站住!”“我不!”类似的对话。

伽古拉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去的两人,“诺亚真的是医生?!”

“嗯哼。”凯点点头,继续往前走。“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也可以这样相处……”

还没等他说完,耳边就刮过一道旋风。仔细一看,伽古拉已经往前跑了。“哈哈哈……凯你抓不到我的!!!”

“喂!我开玩笑的!”凯剁了剁脚,却又无可奈何的追上去。

伽古拉跑的很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凯已经不见了。

这一带看不到医生,也看不到护士,连病人都没有一个。

尽管灯光明亮,但是伽古拉依然感觉阴风阵阵。

他拿出扎基塞给他的烤肉券,将副券撕掉,揉了揉主券,券缝居然露出一个缺口。伽古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BC。11,1,9。”

“BC是白痴,11,K。1,A。9,I②。什么鬼?”伽古拉看着翻译过来的语言,有点不明所以。“KAI?kai?kai,凯!”在将数字译字母后,伽古拉又进行了二次翻译,得出了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这句话意思是说:你个白痴,大boss是凯啊!凯啊!

伽古拉感觉无比愧对自己的前辈,明明凯天天在他面前晃,他还不明所以,连线人都对错,真是……要不是扎基前辈提醒他,他估计都没脸回警局了。

那么,武藏肯定是被扎基指使的。所以桌上足球跟凯有关系咯?

没来得及想,伽古拉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貌似不是凯,伽古拉想。他推开旁边的一扇门,躲了进去。

脚步声接近他的位置,过了一会儿又远去,伽古拉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希望摸到门把手。

门把手没摸到,倒是打开了电灯开关。

突然的光亮让伽古拉有些睁不开眼,他缓过神来时,才发现这个房间都被书架塞满了。

上面挂着一张牌子:档案室。

伽古拉被眼前的一切震撼到了,他不禁伸出手,抽出离他最近的一份档案。

“姓名:春野武藏
性别:男
年龄:26
主治医师:飞鸟信
病因:爱
解决方案:飞鸟信”

什么!!!

伽古拉头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睛,他又把档案往后翻了翻,上面记载了一些两人的过往。

伽古拉不信邪的抽出旁边的档案。

“姓名:藤宫博也
性别:男
主治医师:高山我梦
病因:爱
解决方案:高山我梦”

手贱的伽古拉又抽了一份档案,在看完这本档案之后,他心中无限的卧槽,尽管他怎样也不相信这是事实,但是事实可不会理他。

“姓名:伽古拉斯·伽古拉
性别:男
主治医师:红凯
病因:爱
解决方案:红凯。”

———————未完待续—————————
①庄尼路,盖亚TV里能够通过收集太阳光储蓄并释放强大热能的怪兽。
②1至26分别代表不同的英文字母。BC是缩写。

肝出来的,嗯……见谅……
拖延症晚期的我怕是没救了😂😂。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