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⑦

伽古拉大概把上面的题记了一下,打算交给武藏。

“咔。”

门开了,高山我梦和藤宫博也走了进来。

伽古拉立马把书放回原处。

“伽古拉?你出院了?”高山我梦有些惊异的看着坐在床上的伽古拉。

伽古拉被武藏拉下球台的事情他多少也有些了解,高斯也和他聊过,说这伤多重多重之类的,想不到今天伽古拉就回来了。

伽古拉扯起嘴角诡异的朝高山我梦一笑,却被藤宫给瞪了一眼。

他最近越来越诡异了,明明以前他笑起来很阳光的……

高山我梦却没对此有多大表示,只是跟藤宫交代了几句,虽然他不一定会听。然后高山我梦看着藤宫吃完药才走的。

就在伽古拉以为藤宫要开始看书的时候,只见藤宫轻蔑的一笑,然后用拳头使劲往自己的腹部揍。

一拳又一拳,看得伽古拉自己也疼起来。

终于,藤宫一声干呕,跪在地上,吐出几片药。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几张卫生纸,把地上的脏东西擦干净,进了厕所。

他出来之后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病号服。

这人铁打的吗?伽古拉以为自己身体已经够好了,但你要让他这样往自己腹部玩命儿似的揍,要说云淡风轻那是不可能的。

还没等伽古拉反应过来,藤宫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他第一听到藤宫说话。

“你动了我的书。”

没有疑问,而是肯定。

伽古拉心一凉,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再怎么样藤宫也应该是用疑问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我……”

“如果你想解这些题,我可以教你。”还没等伽古拉说完,藤宫再次发话,打了伽古拉一个猝不及防。

不知道后来伽古拉怎么被藤宫忽悠的,半迷半糊的就答应了。然后伽古拉这一天过得很不愉快,顺便感叹了一下人类好为人师的天性。

结果解出来伽古拉就基本断定藤宫不是“涡部”了,连嫌疑人都不是。

毕竟他实在想不出1234567890这串数字的到底有什么秘密可言。

藤宫对于伽古拉的记性总是很好奇,因为他讲过的东西伽古拉基本过一遍就可以掌握了。也因此,伽古拉成功的套了藤宫不少话,哪怕这些仅仅是藤宫想让他知道的。

藤宫原本是海洋监测局的副局长,他出生在海边,成长在海边,对大海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所以长大后就选择了当一名海洋科学家,阴差阳错,海洋科学家没当成,却成了一名量子物理学家,他就是在那时和高山我梦认识的。

虽然专业不对,但他依旧选择投身海洋事业。后来他反对各国无节制开发海洋资源失败,在那过程中,他之前所积累的对人类的怨气,一起爆发,当场重伤了几名来勘察的科学家,本来是要被判刑的,但是同为量子物理博士的高山我梦多方周转,总算把藤宫保了下来。但藤宫也因此人格分裂,性情大变。高山为了自己多年好友,又修了心理学,成为了他的主治医师。

如果把人设换一下,这就是一部很理想的八点档肥皂剧了。

伽古拉想。

目前看来,藤宫基本可以洗清嫌疑。毕竟一个有如此痛苦经历的人怎么可能是嫌犯呢?(别吐槽我,我会解释的😂)

伽古拉向来以自己理性生物的身份而骄傲,他认为这就是为什么警局里有资历的老前辈那么多伏井出偏偏选他一个实习生来卧底的原因。(伽古……你……脸疼吗)

“解决”了一个问题,伽古拉又犯起难来了。

所以那个经常在桌球台边晃的火柴,不,人到底是谁啊啊啊!

伽古拉想起那张画,就差没让自己往墙上撞了。

他向藤宫借了张纸,把那张画复原,请藤宫帮他看看。

藤宫看完,以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伽古拉,然后吐出俩字。

“真丑。”

伽古拉崩溃了,他在心里咆哮:博士啊博士这根本就不是我画的好不好……这画简直比佐格前辈卸妆后还丑好不好!!!①

远在警局里批改资料的佐格打了个喷嚏。“奇怪,最近也没感冒啊……”

藤宫表示,真的被这张画丑到毁三观。

修长的手指在纸上点了点,“桌上足球。”

“桌……桌上足球???”伽古拉很想把后半句:大佬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加上去,但硬生生憋住了。

藤宫往后一靠,拿起自己没有看完的书,他不想再面对那副画一分一秒。“嗯。”

伽古拉默默看了那画一眼,似乎……球上的花纹……

桌子上的足球……桌上足球……没毛病。

自己这个线人的画风和思维还真是简单粗暴……伽古拉感慨着。

远处的扎基打了个喷嚏。

—————————未完待续—————————
姓名:伽古拉
性别:男
感性科生物???
😂😂😂

①:详情请见盖亚TV最后一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