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⑥

跑了很远凯才缓过来,然后他悲催的发现,给伽古拉的药依旧在自己手里。

“emmm……”凯摊开手掌,看了看静静躺在掌心仿佛在嘲笑凯无能的药丸,他决定再进一次虎口。

有了以往两次的经验,凯没有敲门,而是选择直接打开,管他伽古拉在做什么事情,总之他是不想再被扣工资了。

进去之后凯迅速把门关上,速度之快甚至让伽古拉怀疑凯单身多年(然而事实的确如此……【被电饼铛拍死】)。

“那个……吃药。”凯有些尴尬的开口。 房间内气氛多少有些微妙,伽古拉却是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朝凯伸出手。“拿来。”

凯递给他,却仍然没有走,在一旁抱臂看着伽古拉。这是为了防止病人不吃药。

“emmm……伽古拉,我这还有备用药,你丢多少我就能给你拿出来多少。”凯看着伽古拉朝垃圾桶溜去的手臂,耸了耸肩,说道。

伽古拉没办法了,“我上个厕所好吧?”

凯走过去把伽古拉扶起来。

起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痛,钻心的痛。背上火辣辣的,就像抹了辣椒油再撒了盐一样。

伽古拉龇了龇牙,倒吸一口凉气。却让扶着他的凯一脸紧张。

到了厕所门口,伽古拉对要跟着自己进去的凯说,“你想干什么?到底是你上厕所还是我上厕所?”

凯说的义正辞严,“为了防止你把药丢到下水道冲走,抱歉了!”

伽古拉认命的叹了口气,打开了厕所门,“你先进去。” 神经大条的凯并未察觉不对,先一步走进去。

然后几乎是一瞬间,伽古拉用他那可以和凯媲美的单身多年的手速关上了厕所门,并且找来几样工具将门彻底堵死。

凯:我艹……

做完这一切的伽古拉心情十分美好,他随手把药丢进垃圾桶,洗了个手优雅的走了出去。

厕所门被凯推得“砰砰”作响,却怎么也打不开。其他病人见到医生被锁着当然乐见其成,自然不会去帮凯解开。况且这个点所有医生都忙着治疗,谁会来帮他?

早知道就买个手机了……

凯愤愤的想着。

他不是没钱,只是单纯觉得手机麻烦。好嘛,现在他自己麻烦了。

“伽古拉!伽古拉!你放我出去!”

伽古拉听不到他的呼喊,毕竟外面太冷,他已经回去吹暖气了。

凯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的工资。

嗯……两万块钱,高斯前辈的门,飞鸟前辈的门,再加上这个厕所门……最后只能剩下七千块钱……

凯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抬脚向厕所门踹去……

随着“砰”的一声大响,厕所门君壮烈牺牲。

三步并作两步,凯脸色有些阴沉。

直到到了病房门口,凯才让自己的心情平息下来。

“伽古拉……其实这只是一些补药。”凯尽量安抚他。“不是治疗药物。”

伽古拉侧头看他,朝他露出一个极其虚假的笑容。

那意思就是“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

凯默默从大褂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本小册子,打开看了看,然后将它收好放回原处。

突然,凯快速跑到床边,一只手捏住伽古拉的下巴,另一只手则是快速把药丢进他的嘴里,顺手抄起床头柜上已经冷掉的水灌下去。

“唔唔……”伽古拉拼命挣扎,两只手死死握住凯的手臂,他发现在警校学的本领在蛮力的情况下完全不能发挥作用,当然,如果不是双腿被凯的腿压着动不了的话,他绝对会让凯后悔终生。

凯的力道掌握的很好,既让伽古拉吃了药,也不会触到他后背的伤口。

喂完药,凯立马松开了伽古拉。然后后退几步朝他鞠了个九十度的躬。“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这态度跟刚才区别也太大了吧!这家伙翻脸是比翻书还快吗?!

伽古拉默默在心里吐槽,他现在不停的干呕,希望能把药吐出来。可惜,凯虽然是实习医生,但是也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

“唉……”伽古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上级的任务,被三番五次的压制,一身本领感觉受到了“侮辱”,还活着干什么呢?

凯轻轻关上了门,留下伽古拉一人在思考人生,不,警生,嗯……病生。

翌日,伽古拉终于能够进行他的任务了。

高斯来给他复查,说他已经没有什么大事,可以回去了(其实是高斯嫌伽古拉占床位)。

伽古拉回去的时候,藤宫并不在病房里,他想八成是被高山我梦拉去治疗了。

好机会!

那本《时间简史》依旧规规矩矩的躺在那里。

拿起书,随便翻了几页,却发现上面有一些黑笔写的计算题。

难道是什么密码?

伽古拉试着在脑海中演算上面的题,然后悲催的发现……

他根本看不懂啊啊啊啊啊啊啊!!!

————————未完待续————————
最近可能会高产。
为什么呢?毕竟我做什么事都会有理由的。
其实是我想到了一个超棒的脑洞……但是又不敢同时开俩坑,所以只有选择快点结束这个了。不会烂尾。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