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⑤

伽古拉并不想喝白开水,他是个挑剔的警察。

不过他的目光倒是落在纸杯下压的一份报纸。

“震惊!光天化日之下,某书院竟对诺亚大神作出这种事!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这究竟是道德的伦桑还是人性的扭曲?!”

———————我是报纸标题的分割线———————

就在刚才,监控室的医生告诉凯伽古拉醒了。本着对自己病人的责任和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屁),他打算去看看他的。

但是飞鸟叫人把他喊走了,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能让飞鸟说出“重要”一词的事情,绝对是很机密的东西。于是凯也顾不上伽古拉这边了,去了飞鸟的办公室。

牢记着昨天自己踹门被高斯一顿好骂的凯,很礼貌的伸出手敲了敲门。

“咚咚。”

没有回应。

于是凯又敲了几下,依旧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立花不是说飞鸟前辈在里面吗?

然后凯脑海中已经开始yy了一个蓝光的凶杀案现场了,然后他脑子一热,一脚踹开了飞鸟办公室的门。

“你要干嘛?”正在帮大古前辈批文件的的飞鸟从堆积成山的文件中抬起头来,一眼瞥见自己已经“壮烈牺牲”的门板。

“……”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把所有的锅推给隔音。

隔音:人在家中坐,锅从红凯来。

盖上钢笔,飞鸟舒服的往自己的椅子上一躺,十分悠闲的对凯说:“门板五千,从你的工资里面扣。”

“好……”

凯走到办公桌前,飞鸟示意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然后把自己的电脑转向凯,摁下了播放键。“你看看这个。”

画面是昨天活动区的监控。

只见平日里只愿意带着“杀马特三人组”待在书角看书的扎基,居然亲自到了球类活动区,拉走了武藏。

接着穿过拥挤的人流,消失在画面之中。

“这?”凯有些不明所以。

飞鸟喝了口水,“监视盲点。”

过了大约三四分钟,扎基和武藏都回到了各自的区域。

之后就是武藏跑向台球桌,一把把正在和藤宫对戳的伽古拉拉下来的画面。

“难不成……”

“没错,”飞鸟打断了凯,“我昨天给武藏进行了治疗,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这个行动却很可疑。武藏的第二人格只是喜欢捉弄人,但从来没有闹出过这么大的事情。再加上最近诺亚前辈去予象章书院考察,扎基的反常,我怀疑,致使武藏作出这样举动的,就是扎基 ”

凯再回想了一下当天发生的场景,“而且武藏也没有刻意逃走,一直留在原地,说明拉完伽古拉之后,他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像是完成了一个任务。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是扎基给他布置的任务。那句【我是在帮他】,帮的并不是伽古拉,而是扎基。”飞鸟很严肃的说出了这个推断。

凯摸着自己的下巴,“那扎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飞鸟摇摇头,“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扎基,并不是单纯的病人那样简单,他一定有其它目的,甚至伽古拉也有可能……”

“绝不可能!”凯突然站起来,把飞鸟吓了一跳。

“他只是个病人,他的资料里写的很清楚,在市资料管理局里也能查到,绝不可能有假。即使扎基真的有什么目的,那伽古拉也只是受害者!”

飞鸟愣了愣,然后用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激动个鬼啊!吓我一跳!”飞鸟赶紧喝了口水压压惊。“这只是猜测,我又没百分百确定,不是还在调查么?”

“抱歉,是我激动了……”凯摸了摸脑袋,他也弄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爆发”。神经大条的他习惯把这种“爆发”归功于他作为一个医生的医德。(屁)

医德:人在医院坐,锅从红凯来。

“算了……如果调查有什么新的进展,我会通知你的,毕竟你也是当事人之一。”飞鸟挥挥手,示意凯可以离开了。

凯朝飞鸟鞠了个躬,“实在抱歉!”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凯离开的背影,飞鸟叹了口气。

“加油啊,后辈。”

然后他拨通了一个专线。

“喂?佐……大人,我建议提高咱们医院门板的坚固性,不然太危险了……”

———————我是那位大人的专线———————

凯回去的时候是给伽古拉拿了药的,已经治疗过一次,可以开始用药了。

等他打开门,柜子上的水依旧没动,反倒是凯放在哪准备自己看的报纸被伽古拉拿在手里。

见到穿着白大褂的凯,伽古拉楞了一下,然后扬了扬自己手里的报纸。“诺亚要回来了?”

还好,是主人格。

凯送了一口气,他最怕自己一开门就被伽古拉的第二人格用水泼一身。

“昂。”凯随手关上了门。“考察已经结束了,应该在回来的路上。”

“给我。”他向伽古拉伸出手。

伽古拉就像不知情似的,在那里装傻。“什么?”

“报纸。我还没看过。”

“那就不要看了。”

“……”凯很无奈。

伽古拉现在的心情怎是一个爽字能够描述的清的,看到凯这幅样子他就莫名觉得很开心。

不行不行,他是一个正直的青年……

狗屁!这家伙占他便宜不报复回去还得了了?

既然口说无效,那就只能动手了。

乘着伽古拉没注意,凯突然捏住报纸往后抽。

不过伽古拉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反应过来,也在把报纸往后抽。

两人就这样展开了拉锯战。

说实话,论力气,伽古拉是抢不过凯的。但是凯不能不考虑伽古拉身上的伤,只能把力气放小。

突然,伽古拉加大力气,凯没注意,被惯性带着向伽古拉撞去。

凯及时用左手撑住了床板,幸好没有像八点档狗血剧里那样亲上去,但是两个人贴的非常近,可以说是非常暧昧了。

关键是两个人眼睛是对视的。

这就非常尴尬了。

伽古拉觉得自己心跳从来没有跳的如此快,他脸有些红,然后一拳打在凯的胸口上。

“衮!”

在伽古拉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还没反应过来,门就重重的关上了。

—————————未完待续———————————
emmmm……我最近,怎么说呢,在贴吧上看了一个帖子,大概就是在探讨现实中的gay,开始很正常,然后后来脱轨了。接着我的三观就被毁掉了,他们完美的打破了我的幻想,还放出了医学解剖图……现在我正在重塑我的三观……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