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④

阳光明媚,微风习习。笼子里的小宠物缩成一团打着瞌睡,墙边放置的古典留声机放出一首舒缓优美的音乐,一杯来自天朝的热茶。

这就是高斯的十点半时间。

往常来说,这是忙碌的高医生最悠闲的时光。

但是今天不一样。

“砰”

一声巨响,高斯手上的茶撒到了文件上。

转着椅子,高斯十分无奈的看着踹开自己门的“凶手”。

“你就不能慢一点吗?”推了推眼镜,高斯站起来拿上听诊器。

“抱歉,”凯把几近昏迷的伽古拉放在病床上。“有急事,麻烦你给他看一下。”

高斯将听诊器放在伽古拉的胸膛上。

“心跳微弱,到底怎么搞的?”高斯摘掉听诊器,把伽古拉翻了个身。

“唔……”伽古拉闷哼一声。

凯挠挠头,“是被武藏拉下桌球台的……”

“啧啧啧……恶藏啊。”高斯用剪刀剪开伽古拉的病号服,露出一篇淤青。“我记得他以前不这样的,武藏以前是个很温柔的人。””

“谁知道呢?”凯摇摇头。“话说回来,您倒是治啊!”凯及时拉回话题,要是让高斯一直回忆下去,估计伽古拉都快咽气了。

“啊啊啊!抱歉!”高斯手忙脚乱的拿来药酒,倒了一些在手上搓热,敷在伽古拉背上淤青的地方轻轻揉着。

“我就恨呐!为什么整个精神病院只有我一个外科医生!杰斯提斯那家伙明明壮的跟牛一样,偏偏是心理咨询师。”聊着聊着,高斯就开始抱怨了。

沙福林精神病院有点特殊,作为整个医院唯一的外科医生,高斯的待遇是非常高的。不仅有自己的课题研究小组,工资还是普通医师(比如凯)的三倍。

但是他有个毛病。

记性不好,而且说话的时候只要一激动就开始作天作地,比如现在。

“我靠,怎么可以这样!不行,我一定要给那位大人打报告,申请再招几个医师过来!”高斯一边说着,一边忿忿不平的将手握拳往下砸。

眼看就要砸到伽古拉的背,凯连忙伸过手去接住高斯的拳头。

“哈!抱歉!”察觉到自己又开始激动的高斯一声对不起之后又开始倒药酒。

凯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天知道他的手有多疼。

高斯拍了拍手,“好啦!接下来让他住院几天吧,应该就没有大问题了。”

“谢谢,谢谢!”

“废话少说,两百块钱。”高斯伸出三根手指朝凯搓啊搓,搓啊搓。

凯连忙掏了两百块递给高斯,这是医院对外科医生的照顾。高斯对他还是很仁慈的,换作戴拿那个二货来,高斯铁定要好好敲他一笔。

“唔……”

伽古拉是在当天夜晚醒来的,他是身体好,才能恢复的这么快,换一个人早就死翘翘了。

手插进自己的卷发,拿出一个小纸卷,摊开,上面是一幅奇怪的画:

一个看起来像桌子的东西立在整幅画中间,桌子上面有几个勉强看得出是球的东西,上面有些花纹,旁边站着一个火柴……人。

“什么糟糕的画技,真是鬼畜。”略微吐槽了一下对方的画技和画风,伽古拉将纸条藏在枕头底下,开始思考这幅勉强能被称为“画”的东西。

桌上有球,旁边有人,打台球的人?或者是?经常性在台球桌边晃荡的人?

“藤宫?”

这是伽古拉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符合条件的人。

但是他跟藤宫住了一天,也没见对方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只是喜欢看书而已。

难不成秘密藏在那本书里?

不管怎样,他都要去试一试。

不过为什么送情报的是武藏?他是线人?可是跟上级给他的指示不符啊。

伽古拉又一次陷入苦恼之中,不过片刻之后他联想到自己上司那一口怪异的方言,他也就释然了。

于是他信心满满的认为武藏就是线人,并且准备把已知情报交给他。

还没等伽古拉想好怎样在监视下与武藏碰面,一声轻响,病房的门开了。

为了防止藤宫的第二人格突然窜出,伽古拉被独自安排了一间病房。

此时病房里一点光亮都没有,窗外是田蛙“咕呱,咕呱”的叫声,已至深夜,会有什么人来开他的门。

伽古拉越想越发觉得诡异,他立马闭上眼睛装作睡着。

“踏,踏,踏。”

皮鞋压在地板上的声音。

来人轻轻的拉过床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此时伽古拉是面对着他的,他看不清楚眼前这人,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人身上的气息很冷。

过了一会儿,对方伸出手,衣物摩擦的声音在伽古拉听来尤为刺耳。

“他到底想干什么?”如果说对方是来杀自己的,那么早该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对方将他的左手从被子里拉了出来,然后握住。

伽古拉第一想法是:你特么有病吧!这么冷的天还把我的手拉出来!

但是他不敢有动作,在没弄清他的来意之前切勿轻举妄动。

对方的手掌有点粗糙,指腹上有老茧,在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位医生。

“对不起。”来人说话了。

这声音伽古拉很熟,不就是那只占了自己便宜的蠢凯么?

不过凯的声音却不同于平日的温和,反倒是和那天被他反壁咚的语气差不多。

“再等一会儿就好了,相信我……”

莫名其妙。

虽然伽古拉很不舒服凯这样说话的语气,但是作为一个警察的职业操守却逼着他听下去。

不过凯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只是一直握住伽古拉的手,直到伽古拉实在撑不住完全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被挪动的椅子已经恢复了原样,床头柜的地方已经放上了一杯白开水。

——————————未完待续——————————
抱歉抱歉,最近拖更了,原因是我懒的而且赶上运动会。呼……看了看自己的大纲,蓦然觉得自己任重道远……
说起来,这篇文可能要更很长,毕竟谁让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挖了一个大坑,所以各位小伙伴,建议大家带着推理文的思路看这个系列。嗯……我承认我作了个大死……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