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③

吃完饭,伽古拉的力气又回来了,这也就意味着,他要开始搞事了。

“好了。”凯合上了笔记本,站起身来。给伽古拉解开了束缚衣,对伽古拉说道:“走吧。”

脱掉束缚衣的伽古拉感觉一阵轻松,他活动了一下双手。“去哪?”

“活动区。”

沙福林精神病院是一家优质的精神病院,一切以人为本。在不触及原则的情况下,该有的都会有。

上级给的指示是:活动区每三天就会开放一次,在这期间,他要想办法跟线人联系上,并且交换情报。

活动区的门是铁门,能够有效的防止病人突然集体暴乱。

看着一群精神病人,伽古拉的头疼的厉害。

在一块打篮球的地方,两个人正在为一个球打的不可开交。乒乓球台,他们打的不是球,是拍……

你能想象两个拍在球桌上互相飞来飞去么?其中一个还是昨天给飞鸟捣乱的“病友”武藏。

你们能想象这个情景么?反正伽古拉不能想象。

找了半天,也没见线人的影子。伽古拉只好拿起一根台球杆,打算打打台球消磨时间。

“额……”

台球桌的景象也不容乐观,藤宫博也拿着球杆,蹲在球桌边边,用球杆一下一下的戳着白球。

伽古拉:!!!

昨天那个高冷抑郁藤宫去哪里了?好吧,虽然他现在戳球的表情也很严肃。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突兀,伽古拉不得不选择跟藤宫同样的姿势蹲在球桌边。

毕竟整个活动区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一个卷毛和一个直毛蹲在一起戳台球……

“他们真无聊。”与我梦在监控室的凯吐槽了下。作为前辈的飞鸟拍拍他的肩,“这就是精神病人的常态啊!小伙子,你要习惯。”

凯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感觉自己“任重道远”。

无聊至极的伽古拉戳了半天球,然后突发奇想,拿球杆戳了戳对面的藤宫。

藤宫抬起头看他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举起杆子戳回去。

正在往球台下掉的伽古拉实在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只是轻轻的戳了一下他,为什么自己要被他戳下球台。

可是时间容不得伽古拉想出答案。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用球杆支撑着地面,然后缩了下来。

伽古拉稳住了身子,在监控室里的凯也松了一口气。

等伽古拉看向对面的时候,藤宫已经装作没事人一样了,丝毫没有“自己把人给戳下球台”的自觉。

作为一个“精神病人”,伽古拉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于是他再次爬上球台,试图把藤宫给戳下去。

两人开始拿球杆互怼起来。

就在伽古拉认为自己快要得手时,武藏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朝他跑过来。

不过由于是在背面,伽古拉没看到武藏的动作。但是藤宫看到了……

伽古拉一脸疑惑的看着停止动作的藤宫,然后他就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把他往后扯。

然后他就掉下来了,背部重重的摔在地上。

在监控室偷偷喝着弹珠汽水的凯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弹珠汽水匆忙的放在桌子上,打开门跑了出去。

“砰”重重的关门声,在这关门声中,夹杂着玻璃碎裂的清脆声。

武藏把伽古拉拉下来后,蹲下来看着龇牙咧嘴的伽古拉。

然后武藏伸出手,撸了撸伽古拉的卷毛。

被疼到快要昏厥的伽古拉没有去留意武藏的动作,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疼。

撸完卷毛后,武藏便没有了动作,只是一直蹲在地上朝着伽古拉笑,没有发出声音,只有面部肌肉在不停的抖动。

使劲推开隔离活动区的大铁门,凯和飞鸟跑了进来。

周围的病人见两个“白大褂”跑进来,十分好奇的看着他们。

“豆腐!豆腐!”诸星真看着两个人,把手上的羽毛球拍丢了过去。

飞鸟是老前辈了,很轻易地躲开这个攻击。凯不行,他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飞鸟回头看凯,“没事吧?”

凯摇头,“没事。”

“一会儿通知一下梦比优斯医师。”飞鸟见凯没事,继续跑向目的地。

“好。”

活动区有两个足球场大,凯和飞鸟跑了一分多钟才气喘吁吁的到达目的地。

“伽古拉!”凯挤开围成一圈的病人,把伽古拉打横抱起来。

“凯……”勉强睁开眼睛,伽古拉哼了一句。

凯抱着他,没有低头,寻找着去外伤科室的路。“没事的,没事的。我马上带你去找高斯,你等等……没事的……”

这话不知道是安慰伽古拉还是安慰凯自己,总之凯一直在碎碎念。可以说,凯是把国中跑一千米的劲拿出来了。

飞鸟挤开再次围在一起的人群,看着坐在地上不停在笑的武藏,把武藏拉起来。“你看看你干了什么!跟我回去!”

“我是在帮他!”武藏开口反驳。

飞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言不发的拉着武藏出了活动区。

保卫科副科长凤源带领几十名保安冲入活动区维持秩序,他要确保接下来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未完待续———————————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