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病名为爱①(终于换成序号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1.凯伽向
2.人物极度ooc(慎入)
3.光暗势力大反转(慎入)
4.文中出现的角色都会有自己感情的一段描写(全是助攻,慎入)
5.对4的补充,当然描写篇幅最大的还是我们的凯伽啦!

没问题的话,开始吧。

———————我是快乐的分割线—————————

“伽古拉,这次行动局里很看重,虽然对方没有杀掉谁,但这依然是警界的耻辱,所以贝利亚局长点名要你去潜伏在里面,将“涡部”缉拿归案!”伽古拉的上司,伏井出k对伽古拉说着。

“是!保证完成任务!”伽古拉作为警界最优秀的实习生,接受了这个重大的任务。

—————————我是分割线—————————

开着五菱宏光,伽古拉看着导航上显示的自己要去的目的地——沙福林精神病院。

没错!他要去的地方就是大名鼎鼎的光恶势力M78集团下的产业,沙福林精神病院。

M78集团的黑道其中一条线的大佬,“涡部”就潜伏在其中。

尽管警界里很多人都上报部长,要求端掉这个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暴露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的光恶势力产业,但由于其出色的业务能力和医疗能力以及这是M78集团的白道产业……

然后这家医院就很理直气壮的占着一大块地盘……

伽古拉的任务是伪装成精神病人进入这家医院,然后取得大佬“涡部”的信任,将其缉拿归案。

伽古拉到了。

望着门口几个镀金的大字“沙福林精神病院”,伽古拉嘴角抽了抽……

一个精神病院还那么骚包……

进入医院,接待他的是一位慈祥的青年。

“有什么问题么?”和蔼的声音在伽古拉耳边响起。

“哦……我,我有时候会陷入某种不知名的精神世界中,然后这段时间我不能掌握我的身体的自主权,但是我依然在活动,醒来之后我记不清我做了什么,但我确实做过。”伽古拉回过神来,背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台词。

慈祥的医生眯了眯眼……

“啊!多重人格啊!很简单,你把你自己切一半好了,这样两个人格都有身体了!”

“啊……啊?!”伽古拉处于懵逼状态中,他耳朵没毛病吧……

这时,旁边的门开了,一个俊郎的青年走了出来,看了看正在给伽古拉看病的“医生”。“玩够了吗?春野武藏!快去吃药!”

武藏看到青年走过来,十分不舍的脱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递给青年,“不就玩一玩么?小气!”

青年接过白大褂,咧嘴笑了起来,“嗬!感情还是我的错喽?”

武藏嘟了嘟嘴,没有说什么,走了。

伽古拉此时已经目瞪狗呆,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果然光恶势力的医院也是非比寻常的吗?

“认识一下,我叫飞鸟信。刚刚那位是我们这里的精神病人,希望没有吓到你。”飞鸟歉意的朝伽古拉笑笑,然后拿出了个病历本。

伽古拉一直在想,他今天出门到底有没有看黄历……他好像记得黄历上说不宜动土,出行来着。

在了解了伽古拉大概病症之后,飞鸟敲了敲脑袋“哎呀呀,隐形双重人格?小伙子,你病的不轻啊!”

伽古拉:……我是个警察,冷静,冷静……

“住院治疗吧您嘞!”

飞鸟大笔一挥,在伽古拉的病历本上写了四个大字:住院治疗。

……

伽古拉阴沉着脸拿着自己的病历本去了自己的主治医师那里。

虽然第一步计划很完美的成功了,但是他心里面总有几个疙瘩,不行!出去后一定要投诉沙福林医院!

伽古拉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主治医师。

一只大型犬……哦⊙∀⊙!不,一个姓红名凯的家伙。

“啊!你好你好!”凯见到伽古拉的第一面是冲上来握住他的手。“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红凯。”

然后伽古拉就被迫的进入了某种诡异的模式……

“幸会幸会!”伽古拉有些懵。

“实不相瞒,这是我实习以来头一次担任主治医师,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还请原谅!”说完凯就朝伽古拉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那里,我也是第一次当精神病人,之前也没有经验……”伽古拉正要鞠躬,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不对。

尼玛我是精神病人,我跟你这个医生bb个鬼啊!

然后伽古拉性情突然转变,一巴掌扇到凯的头上。“呵,以为这样就能够跟我套近乎了么?愚蠢!”

“哈?”凯捂着头,看着伽古拉突然变换的语气和神情,再看看病历本上写的诊断原因,凯觉得伽古拉一定是另一重人格发作。

事实上这只是伽古拉为了能名正言顺的收拾凯一顿的理由罢了……

接着伽古拉就挥着军体拳朝凯打去,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技能点全点在闪避这一项上了,伽古拉愣是一根毫毛都没碰着他。

“伽古拉!伽古拉!不要!”凯一边躲避一边大喊着。“救命!有没有谁救我?!”凯拍着门板,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理他。

“该死的隔音门!”凯吐槽了一下沙福林精神病院的隔音程度。

然后,凯转身,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如同一个壮士一般朝着伽古拉冲去。

伽古拉:“???”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人抓着手从后面箍住了,怎么挣都挣脱不开。

凯的身形比他大,比他高,又是因为在精神病院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下,所以凯的力气特别大,伽古拉完全使不上力。

让伽古拉觉得无语的是,凯一边抱着他一边还在喊救命,就好像自己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一样。

被这样抱着也不是什么办法……伽古拉默默看了看两人奇怪的抱姿:

为了更好的箍住伽古拉,凯紧紧的和伽古拉贴在一起,又因为害怕,凯的脑袋是靠在他肩膀上的……

怎么看怎么工口……

想想那画面感……哦!太棒了。伽古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于是他放弃了挣扎。

见伽古拉不再乱动,凯微微放松了手臂。

就是这一瞬间,伽古拉像猫一样从凯的两手中缩出去,然后一转身把凯抵在了墙上。

伽古拉凑近凯,凯因为害怕而不停的往墙上靠。

反差太大,一个一米七的“壁咚”一个一米八的,尽管气氛很严肃,但是以路人视角来看却很可乐。

“喂,红凯是吧?”伽古拉略带邪气的问着。在警局里他就做过大量的训练,此时更是转换毫无压力。

“是……”凯咽了咽口水,喉结动了动。

伽古拉:……我是个警察,冷静,冷静……

“你最好不要来惹我,否……”

“凯啊,飞鸟医生让我来告诉你……”一个妹子推开了凯办公室的门,看到了正在玩“壁咚”的两人……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随即是一阵重重的关门声。

然后小护士就开始狂叫,那声音就算沙福林精神病院的隔音效果全球顶尖也被凯和伽古拉听得一清二楚。

“凯医师被病人给壁咚啦!”

“想不到凯医师居然是个受!”

……

凯&伽古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受”这个词给刺激到了,凯突然一个反壁咚,伽古拉被狠狠按在墙上。

“艹……”伽古拉骂了一句,背部是跟墙体接触的疼……

然而如果他此时仔细看凯的眼睛的话,就会发现,大型犬,进化成狼了……

“喂,伽古拉。”

凯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也很暴力的哟!”

热气吹在伽古拉的耳朵上,让他觉得痒痒的。该死。

不过一会儿凯就恢复正常了。

他笑嘻嘻的拉着伽古拉走出办公室,丝毫不顾旁人的眼光,将伽古拉带到一间病房内。

“呐,为了以后更好的治疗,你就先住着吧,放心,他们的病状程度和你一样的。”凯笑着把伽古拉往里面推。

“如果有危险的话,请大声呼唤我的名字就是了。”凯一脸人畜无害,等伽古拉进到房间后三秒,他才说了一句“瑟油娜娜”。

伽古拉打量着病房里的环境。

一间厕所,然后是两张病床,有一张是空着的,上面已经写了他的名字,伽古拉斯·伽古拉。

另外一个是个青年,他靠在床上看霍金的名著,《时间简史》。明明是个很帅的人,偏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忧郁的气质,眼神之中透出的孤独让伽古拉心里一凉。

他蹲下来,看了看这位“病友”的病历。

“姓名:藤宫博也。病症:抑郁双重人格。主治医师:高山我梦。”

……

—————————未完待续———————————

咳咳,脑洞什么的,不要介意啦哈🇨🇳

评论(2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