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狗带

好饿……我要吃粮……
于是被迫自己产粮……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那天,天很蓝,水很清,风和日丽。

伽古拉发誓自从军队在这里扎营后他就没见过这么好天气,他的右眼皮一直突突突的跳个不停,连带着训练也分了心。

“喂,伽古拉,你最近状态很不对啊!”长官跪坐在垫子上,嘴角不时飞出的唾沫星子昭示了他的心情很不好。

“是……”伽古拉低着头,看不出喜怒哀乐。

“我看你状态不好,你休息几天再来找我吧。”长官说完,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是。”伽古拉没有辩解什么,默默走出了帐篷,他自己也认为需要休息几天。

凯那个笨蛋,现在肯定在救援队忙的死去活来。

伽古拉拖着蛇心剑,独自一人走在寂静的山谷之中。

“杰顿,庞顿,超融合,杰庞顿!”

突然,前面一个山谷中传来这样一句话。

心里有个念头驱使着伽古拉前去一探究竟,真是见鬼。

“该死,怎么还是融合不了。”伽古拉举着黑暗圆环,很想把自己手上这玩意儿砸了……算了舍不得……(作者:买一个要两百多RMB呢……(被蛇心剑捅死)。)

融合不了,也不能变成魔人,蛇心剑也没有了来自地底的黑暗力量……

伽古拉坐在一块石头上,觉得凯简直就是他倒霉的源头。事情是这样的:

凯在打完萨迪斯那个二b仔后,开始了在宇宙流浪的历程。

而伽古拉作为凯的唯一宿敌,怎么能够不给凯搞点事情?然后伽古拉就借着黑暗圆环的力量跟踪起了凯,在放出一头加坦杰厄,成功把凯打回原型后,伽古拉本来想踱着优雅的步伐缓缓出场嘲笑凯的弱鸡的,然鹅加坦杰厄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召出两条辫子把伽古拉抽翻在地,黑暗圆环也出了故障,带着伽古拉就穿到这个鬼地方,在穿之前,伽古拉依稀听到凯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不过应该是错觉。

凯没有力气变身,加坦杰厄发疯,一直没有被收回来,凯这家伙真是让人担心啊……呸,鬼担心他,巴不得他被揍成猪头才好。

……不过他应该是可以发奥特签名请前辈帮忙的吧……

不知不觉伽古拉又陷入对凯的担心之中。(作者:伽古拉桑你的节操呢?[又被蛇心剑刺了个对穿])

循着声音而来的伽古拉偷偷的从一块大石头上偷瞄,他只看到穿着一身奇怪衣服的男人在揉着自己卷毛的脑袋。旁边还摆着蛇心剑……

蛇心剑!

伽古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剑鞘,还好,剑还在。

不过自己的剑可是天下独一把,那把剑是怎么回事儿……

还没等他来得及思考,就已经感受到自己脖子的那一股凉意了。

伽古拉不敢动,他看着对方。

怎么那么熟悉呢?

伽古拉嗤笑了一声,“伽古拉?”略微带有一丝轻蔑的口气使伽古拉皱了皱眉。

“你是谁?”伽古拉握紧了蛇心剑的剑柄,准备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反击。

“我?”伽古拉扯了扯西装领带,蛇心剑的剑刃更贴近伽古拉的脖子。“我是你啊。”

伽古拉有些懵,对方是和自己长的相似不错,但是伽古拉的话更让他觉得这是在扯淡。“我?别开玩笑了,放开我!”

伽古拉说着,右手提着蛇心剑朝伽古拉劈去。

常年训练的身手和蛇心剑剑法使他和伽古拉打成了平手。

按理说,是自己先跟踪他的,但是不知为何,伽古拉心里总是对这个自称为“自己”的人没有好感,感觉太阴森……

伽古拉算是明白了,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陪凯去找欧布之光,也就是说,黑暗圆环也刷不动,魔人形态也变不了是因为欧布之光没被找到,这一切事情就没有了开端。

打来打去,打来打去……(原谅我用八个字结束了战斗)

最后结果以两个人的蛇心剑被甩飞出去为句号。

伽古拉表示很心累,然鹅对面这个怪人总是说自己是他,连带着他的生日七大姑八大姨通通讲了个清楚,军队也没有他那么全的资料啊!这人怎么知道的?

伽古拉越想越不对劲,然后他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一下,举起手来给了自己一耳光……

“啊!”两声惨叫同时响起。

武士伽捂着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痛感很不客气的提醒他,这是真的,这不是梦。面前这个穿着不知名三件套脸上一股邪气的卷发男人就是他

西装伽捂着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痛感很不客气的提醒他,武士伽干了件蠢事儿。而且这个武士伽就是他

然而令伽古拉很无语的是,由于另一个伽古拉是自己的过去,所以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也会在他的身上重现,比如说那一耳光……

我就TM说刚才对招的时候明明是打到对方身上为什么我也痛……

两个伽古拉此时的想法居然出奇的一致。

然后他们达成了一个友好的共识,那就是,攘内必先安外。

然后他们一同踏上了回军队的伟大之(划掉)路……

————————未完待续

公车上的存稿,发出来看看。
人物ooc,如果有小伙伴看不懂谁是谁可以关注一下他们的性格特点,还是比较能看懂的(应该大概可能也许……吧)。本文为轻松欢脱向,虽然可能有个四十万纳米的刀……(不确定)。
想写这个脑洞的同学依然可以写,无所谓啊啊啊……
我想我大概疯了,毕竟我身上还插着两把蛇心剑……

评论(8)

热度(32)